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牧者心聲’ category.

兩個關乎今世錢財的比喻中間,夾著比較難解釋、論及貪財的法利賽人、律法和先知以及休妻另娶的14-18節。

省掉這中間一段,可能較直截了當;但或許這段能點出一種要警惕的人生取態:企圖今世和來生兩者兼得。

當耶穌指出今世錢財無用、宜為來生早作打算時,法利賽人不以為然。他們掩不了貪愛今世的心;即使他們怎樣嘗試在人前顯出一絲不苟的守護律法,上主仍看出他們內心如何。沒錯,摩西的律法准他們休妻,但揭穿了其實是自私自利的人生取態,不見得明白律法和先知背後反映上主的心意。

終末一到,還能怨誰?還能求多一次機會?不,警告和機會一早賜下了。

今世有機會運用無永恒價值的資源作成永恒的事,就當把握。我們不要自欺欺人,以為能兩者兼得,倒過來顧此失彼。能行義時就當行義,能施予時就當施予;上主看得我們是為今世還是來生的。

Advertisements

教會時常說,青少年是教會未來的接班人,所以青少年牧養是非常重要的。

很自然地,牧養青少年的工作通常被分配到年輕傳道人身上,原因大概是他們年紀較貼近青少年人,較易明白他們的心境,也較有精力陪青少年人生活和活動。

有趣的是,年輕傳道人通常也是年資最輕、牧養經驗最淺的。以他們來牧養教會聲稱非常重要的青少年人,是否有點矛盾?更有趣的是,當年青牧者嘗試坦誠跟青少年人慢慢探索生命和信仰、坦誠問問題、反思傳統時,往往被教會認為不正統又欠果效,彷彿生命和信仰只有一個答案、人的成長有必然定律和工序來生產,認為即管去「教聖經」就會有果效。

我認為青少年牧養其實是最困難的牧養。

試想想:教友子弟,大多順服於家長的安排,跟著家長返教會,參加主日學、兒童崇拜、兒童詩班等,在教會受制於大人的秩序管理,這秩序管理亦得到家長的授權,子弟們最無能力反抗;成年教友,大抵知道成熟信徒的模樣如何,會帶著這模樣來到教會,即使自己生活、生命出現問題,都會收藏妥當,甚少會表現出來讓人發覺。

至於青少年人,處於所謂暴風期,開始不再受家長的管束,有能力反抗,又開始反問和挑戰成年人的傳統和權威,同時亦在尋索和建立自己的身體、形象和價值,總要嘗試以自己的方式處世,不願做作。再加上,今天青少年人所身處的社會處境跟昔日截然不同,學業競爭、就業機會、消費誘惑、置業成家等挑戰都大於昔日的青少年人。在昔日較簡單的社會環境,教會容易成為青少年人充實時間、擴闊社交的場所,教會所提供的答案較易滿足青少年人,但今天教會休想能跟社會爭奪青少年人的注視,他們亦越發覺得教會提供的答案未足以回應他們面對的問題和挑戰。這一切,都令青少年人的所謂「問題」容易外顯,容易成為成年人指正和責備的對象,覺得他們不像樣。

以上的描述並不嚴謹,也不是企圖輕視牧養不同年紀的獨特性和困難,而是我作為教友子弟被牧養、也多年牧養青少年人的觀察和感受。

問題是,既然教會認為青少年牧養是非常重要,而青少年人的獨特性和處境亦比其他年齡層和昔日的青少年人更複雜,那麼教會是否應該把更成熟的牧養資源投放在他們身上?

牧養是沒有藉口的。資深牧者辯稱自己已跟青少年人年紀差太遠,無法走進他們的世界,其實這是否逃避?試問上主呼召人去牧養,何時不是呼召我們走進他人的世界?簡單以年紀差別把自己與聲稱非常重要牧養的青少年人定下距離,把牧養工作外判給資力和牧養經驗都較淺的青年牧者,然後站在牧養高地指責青年牧者沒有教、教不善、沒果效--這正像普遍打工仔的感受,就是上司總覺得下屬沒有盡力、沒有責任感、諸多理由;距離前線越遠的上司,越覺得工作是容易的,認為辦得不妥就必然是下屬的懶惰和無能。

我挑戰教會,能否讓年輕牧者先負責較容易的牧養群體,讓他們得到從淺入深學習牧養,得到多點一肯定和成功經驗,慢慢才嘗試擔起較多挑戰的牧養?我挑戰資深牧者,是否敢於走進最有挑戰的牧養群體,施展你們的資歷跟這群極需要牧養的羊糾纏下去?

別了,弟兄。

那晚祈禱會上聽到你中風入院的消息,我彷彿再次坐在媽媽的病床邊,那時我未懂得明白她的感受,只懂叫她正面一點、要對神有信心。她不能吞咽,她哭了,我只懂鼓勵她,轉身離開後才懂得讓眼淚流下。我多麼想多留一點時間在你身旁。

你總是以最好的笑容與我們相見。我曾替你擔心你怎樣渡過太太離開的日子,你卻以信心和釋懷讓我們放心。我聽到原來你一直在想念著太太,我多麼想告訴你,我也想念著媽媽呢。我想像,你會否在想是時候與她再相聚?你有甚麼說話要跟她細訴?或許,我不是以這種角色與你認識。或許,你也愛我們,不願我們擔心。然而, 你的愛也令我想像一天與媽媽相聚,有多麼的說話要跟她說呢。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21:4

主席想像你現在與太太不再需要拐杖和輪椅,可以在上主的花園中手拖手漫步。我也想像那天與媽媽再相聚的時候是甚麼模樣。可能這是你一直的嚮往,這也許是每一個信徒的嚮往。然而,正因為這嚮往,我們知道今生的眼淚、悲哀和死亡更是真實和荒謬的,有待上主的擦乾、安慰和拯救。沒有死亡,便沒有對拯救的嚮往;沒有拯救,也沒有對死亡的不屈。因著嚮往,我們更坦誠地活在今天,學習與孤單和朽壞共處,期盼上主的平反和扭轉。

別了,弟兄。不是不再見,而是真的別了。

這陣子,有些說話想與你們分享…

約拿單團,歡迎你們加入這個屬靈的大家庭!從前你們未認識神,現在已決定相信耶穌,成為祂的門徒,我願你們時常記著這個身份,並且在這裏學習成為認真的基督徒。這裏有不同年紀的團友,你們曾經是最年輕的,他日你們也會成為別人的哥哥姐姐,你們要脫離舊日的自我中心,學習與不同年紀的基督徒作朋友,如弟兄姊妹般彼此相愛,特別要愛惜你們的導師啊。

大衛團,雖然你們到教會已有好幾年,但因為部份團友是中學時期才接觸信仰,你們各人在信仰步伐上總不免有分別。然而,你們這幾年間在主裏的情誼,和各人因著耶穌的生命改變是你們共同見證著的。因此,我願意你們深深感到主耶穌在你們生命中的寶貴,追求與祂更親密的關係,並且開始以愛和行動來回應祂的愛,學習服侍這家裏的弟兄姊妹,擔起不同的事奉崗位,一起建設這個家。

約書亞團和安得烈團,我深感對你們的虧欠!因你們對這家的付出是最多的,但我能給你們的照顧總是那麼有限。其實心底裏,我最信任你們,更視你們為同工,一起牧養主的羊!我知道你們面對的重擔可不少,我昔日在高中至大專時期也同樣對生命和信仰批判,不斷追求反省和實踐,透過接觸和閱讀參考其他信徒的生命使自己謙卑,不要自滿而停滯。我願意與你們一起探索和成長,一起見證主透過我們在這家要成就的事。

摩西團,我和你們的感情是最深的,因我只曾為你們而流淚。別人縱使不明白你們追求著甚麼,但我永遠擁抱你們,因我知道我們為的都是信仰。昔日簡單的答案已不能回應今天要面對的問題,但我深信主比這一切都更大,也深信祂願意我們與祂同工,願見祂的心意行在地上。然而,主不只是世界的主,祂也是我們生命的主,在我們的一生中也可見祂的作為和引導,我願與你們一起存謙卑的心與祂同行。

(2011-10-22青崇牧者心聲)

崇拜時可以食花生嗎?

是的,我是刻意誇大了。「食花生」所指袖手旁觀、等睇戲的態度並不是我們參與青崇的現況,我只是在青崇中有一些觀察而忽發奇想而已。

可是,若崇拜時真的有人拿出一包花生(或其它零食),擘開,遞給你時,你會如何反應?

我想大家都會接受,在大學上課、聽講座、出席畢業典禮等場合上,為提神而食兩粒香口膠。說到底,在某些場合上瞌眼瞓總比食香口膠提神失儀。所以,崇拜時發現自己或身旁的弟兄姊妹開始難以集中精神時,遞上兩粒香口膠實在是彼此相顧的好行為。當然,我更希望大家都好好管理作息時間,好讓自己有足夠精神應付每天不同的活動,這樣對自己更有益處。

然而,我們也知道在某些場合上食零食,其實反映出我們內裏的態度,同時也影響著我們的態度。崇拜時,我們顧然不至於抱著食花生的態度,但當選擇食零食、玩手機、發短訊時,我們值得問一問自己,我是怎樣看待這個場合?

崇拜是怎樣的場合,我們可能有不同角度的理解,有的著重上主神聖的臨在,是聖潔、莊嚴和可畏的,人是受造之物、上主恩典的領受者,理應以崇敬、莊重和敬畏的心來到上主面前。但上主又親自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進入人類的歷史和生活中,與人同在,一同生活、一同經歷,主動進到稅吏家中食飯,也邀請稅吏、妓女和其他罪人一同坐席,這些都反映出上主願意與人接近、明白人的景況、樂意與人分享恩典。人不是要完美無暇、聖潔無比才被上主接納,而是要接受上主的邀請,坦誠地以自己的本相來到上主面前,領受祂的憐憫和恩典,讓祂的愛改變自己。

被赦免的大,愛就更大。(路7:36-50)

或許問題應該是:崇拜時,對著愛你的上主,你會選擇以甚麼態度對祂?

(2011-08-13青崇牧者心聲)

Selwyn Tang's Facebook Profile

Categories

Archive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Wikipedia Affiliat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