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讀經分享’ category.

由卅六章到此描述的都是以色列人按之前耶和華所吩咐的指示,建造會幕、祭祀器具和祭司的服飾,似乎突顯出上主的刻意臨在,是透過子民的服從和參與建造來實現。

其中多次提及一切都是「照耶和華吩咐摩西的」,一個角度可理解為作者想將以亞倫為首的祭司傳統服於摩西之下,但從另一角度也可理解為作者想藉摩西來確立祭司傳統的合法性。

摩西作為以色列民族的重要人物是無庸置疑的,以他作為參考點來制衡或確立其他傳統在以色列人信仰中的角色,也是自然不過的。

然而能看通這點,方能看通摩西和摩西律法背後所代表的耶和華上主,也方能看通比摩西更大的耶穌基督,免得我們重蹈法利賽人的覆轍,以象徵物替代了所象徵的本身,不論是律法還是聖殿、是摩西還是祭祀。

耶穌曾對法利賽人說:「經上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這句話的意思,你們且去揣摩。」(太9:13)

經歷過西奈山上立約、頒佈戒命和法版、金牛犢事件、復造法版和重新立約後,以色列人終於肯聽從耶和華的吩咐守安息日、籌集物資和工匠來設立會幕和祭祀系統。至少,出埃及記是這樣描述的。

能在匱乏的處境中把自己擁有的奉獻出來,並按耶和華的律例典章來生活,殊不容易。無論對剛從勞役中釋放的以色列人,還是對剛從被擄到巴比倫中獲自由重返家園的以色列人,這都是信心一大考驗。

想到這裏,瑪拉基書的指控是很大的反照,先知正指出被擄回歸了,雖然聖殿已重修和運作,但不見得屬靈生活被重視,祭司失職,人民貪戀外邦拜別神的女子,表面信神,但實際上無神,社會出現各種不公。

或許如耶利米先知所說,上主始終要跟人再立新約,讓人從心明白他的心意,把愛上主又愛人如己的生命活現在這個世代中。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不像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和華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耶利米書‬ ‭31‬:‭31-33‬

這章記載耶和華在西奈山上對摩西的第六和第七段說話,也同時總結了他跟以色列人在西奈山的立約。

這不免令我們聯想起創世故事。耶和華的靈運行在的深淵水面上,從空虛混沌中創造秩序;他的靈同樣充滿比撒列和亞何利亞伯,使他們有智慧、聰明、知識,為他造出會幕的各樣巧工。

會幕的製造,包括人的參與,的確象徵耶和華願意住在他的創造裡,讓人有途徑與神聖接近,並分享他豐富的創造力。

然而創造的終極卻指向休息,指向滿足、安心和享受。能體會安息,才是對上主創造的尊重,對創造主的敬拜。

我們今天生活在生產力被要求不斷提升、恐懼缺乏而不斷生產和囤積、補償勞碌而反彈過來盡情消費娛樂的欺壓和麻醉當中,但願教會群體仍傳揚創造主的豐富,宣告上主要與人分享的休息,從敬拜中見證上主與人所立的約。

論到祭壇和器具、會幕週圍的空間和那常常點著的燈,這裏沒有給予甚麼屬靈解釋、象徵意義。

我們可能對這些帶著先入為主的理解,可能是某本釋經書、某次講道,指出這個象徵甚麼、那個代表甚麼。但這樣,我們可能把神聖的臨在凝住了、掌握了、規範了。

或許神聖正是在不解釋、不說明的空間中自主地臨在。

誠然,人總需要外在、實際之物來幫助我們體會神聖,但神聖卻超越這些物件,要在它們在我們心靈所開墾出的空間讓我們遇見。

從第二十章頒佈十誡開始讀到這裏,我們發現這個西奈之約不僅關乎對上帝的敬拜和祭祀,更關乎人倫的生活細節,包括對待奴僕、懲罰暴行、財產糾紛、賠償、性、照顧孤兒寡婦、法治制度、安息與免債等方面。

耶和華要呼召出來事奉他的群體,就是一群按他心意在社群間活出公義和慷慨的群體,因這才是真正的敬虔。

而耶和華將要帶他們進入、住滿了原居民的迦南地,我們從考古和歷史學知道,那裏充斥的是強權階級流治的文化,最低下階層的農民、孤兒寡婦正是受著各種壓迫。

兩者放在一起,可以是一個宣告,宣告上主建立的群體要跟地上各種欺壓者對抗,要將他的心意實行在地上,也要賜福給如此事奉上主的人。

Selwyn Tang's Facebook Profile

Categories

Archive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Wikipedia Affiliat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