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2016-11-03崇基學院神學院周四崇拜

後天就是神學日,大家心情如何?相信除了回來行畢業禮的師兄師姐外,我們大家都很難用到「興奮」來形容此刻的心情,因為真的有很多工作未完成,上星期才完了教會探訪,這星期又到神學日,今晚還要綵排,星期六又要一早回來預備,更莫說還有種種功課的死線漸漸迫近,所以大家的心情應該不會「興奮」。同樣,辦公室同事的心情也不會「興奮」,只希望各項安排沒有差池,畢業生、同學、甚至老師們都聽聽話話,令事情順利進行,快快完成。希望今晚藉著由辦公室同事帶領一個比較簡短的崇拜,能夠服侍到大家,讓大家稍為休息一下。

神學日,我慶幸曾經由學生、畢業生、校友、到現在職員的身分參與,神學日聯想起中學時期參與水運會、陸運會、秋季旅行的情景,其中深刻的是校長總會在這些活動前的早會向我們灌輸一個意識:「我們學校的學生,出到外邊對人很有禮貌,而且很有公德心,去完活動後,那地方會比活動前更清潔,因為我們會把不屬於自己的垃圾也帶走。」

我發現,當我們由學生時期很興奮、無憂無慮地參與各種活動,到長大了開始當團契導師、牧者,要安排和帶領弟兄姊妹出外參與各種活動,那心景是會轉變的,會更加看到別人怎樣看我們、我們給別人甚麼印象;同時,也會更加看到自己哪些事情未辦妥、做得不好、被別人發現時會感到慚愧。人長大了,就開始意識到我們的生活和生命就是離不開被別人看見。

這段路加福音的故事中,就充滿著很多「看見」。

寫出來的是實體的「看見」:有撒該想「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但因為人多、他又矮小,所以「看不見」,於是他爬上桑樹上要「看」耶穌;耶穌抬頭「一看」,就見到撒該,就叫他下來,說要住在他的家裏;眾人「看見」這情景,就私下議論。這些是實體的「看見」。

然而,故事之中也有很多沒有寫出來、不是實體的「看見」:撒該看見眾人靠近耶穌,自己也想看看,眾人看見撒該這個稅吏長,但沒有人願意讓開給他看;耶穌看見撒該,看見他需要悔改、需要上主的寬恕、需要接納,而撒該就看見自己的罪和被他欺負過的人;眾人也看見撒該是個罪人,詫異耶穌竟然到這罪人的家住宿,耶穌卻看見撒該的悔改,看見救恩臨到這家。

在這段充滿「看見」的片段中,我會問:我們又有沒有看見自己?

很容易地,我會看見自己是眾人之一,看著身邊不同的人,對他們議論紛紛。

作過神學生,我看見過很多同學生命的轉化,為之而感動;但同時也看過有些同學由入學到畢業都是仍然故我,立場和態度都沒有甚麼轉變。我好奇,他們進到神學院,可能只在於要發表自己的立場和觀點,或者要為自己的立場和觀點尋找支持的理據,他們可能沒有打算要被改變幾多,甚至到畢業時,因著自己「讀過神學」,就更理直氣壯地堅持自己的立場。

作過教會同工,我看見過很多值得人敬重的牧者;但同時也看過對著弟兄姊妹和對著同工、站在講壇和辦公室是「兩個樣」的牧者,的確是會感到失望甚至被傷害。

作為神學院職員,(這裏要講得很小心),我看見很多很盡責、很自律、很有禮貌的同學;但,也會看見或聽見有未能做到以上所講的同學。

當然,我也得坦白承認,我們職員甚至老師(其實應該只是我一個吧)都同樣會有「兩個樣」,對著同學、同事、老師、學者,與背對著他們時,也會有不同的語氣和態度。

或許當我們很容易看見自己是故事中的眾人,只看到身邊人的不是、對他們議論紛紛時,我們才會發現,其實我們都是撒該,明白自己有很多問題、很多驕傲、很多盲點。

在崇基的學習裏,對我最寶貴的影響,是意識到自己所知的有限。讀教會歷史、不同的神學立場、聖經詮釋,給我的不是更輕挑的批判,而是更深的尊重和欣賞,更懂得容納差異。我相信這不只適用於信仰理解上,也適用於待人接物和生活態度上。而且這種修養是別人看得見的,當我們在神學院裏與同學、老師、職員接觸時,當我們到教會或機構實習時,當我們畢業進到不同的崗位服侍時,別人是看得見我們是怎樣的人。

讀神學,簡單說是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信仰尋求理解),撒該爬上桑樹上,為的是尋求(seek)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然而,「人子來是要尋找(seek)和拯救失喪的人」。當我們讀神學,千辛萬苦爬上神學樓,為要尋求上主時,其實上主也在尋找我們,看看我們是怎樣的人,亦叫我們看看自己是怎樣迷失的人,然後決心要被上主改變。

後天的神學日,剛剛畢業、已進入不同事奉崗位的師兄師姐將會回來行畢業禮,他們的親友和所服侍的人也會前來見證他們畢業、送上祝賀;新入學的同學亦會逐一被介紹,他們的親友和教友也會來到為他們未來幾年的神學訓練旅程支持和打氣;處於入學與畢業之間、既濟未濟(already but not yet)的同學,又要穿上校服,在會眾面前獻唱詩歌、歌頌上主的作為;而院長,亦要代表神學院所有師生和職員向一眾「持分者」報告「業務」,將畢業的、入學的、既濟未濟的同學們引介到上主和眾人面前。就在後天這個神學日,我們都彷彿被點名,叫我們從神學樓趕快爬下來,站到眾人的目光之中,看看我們是怎樣的人。

你有否打算爬下來,面對上主、面對眾人、面對自己,然後願意有所改變,讓人看見我們這班失喪的人如何經驗上主的救恩?願主幫助我們。

Selwyn Tang's Facebook Profile

Categories

Archive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Wikipedia Affiliate Button